张朝阳设想"狐友"是酒吧 涉足社交能否让搜狐复兴 投入成谜

发布时间:2019-06-12 09:48:13
编辑:
来源:新京报
字体:

这是一场赌博。面对MAU(月活跃用户数)近11亿的微信和近5亿的微博,张朝阳相信,微博和微信之间仍能挤出新的产品。如果说微博是一个言论广场,微信是一个私密沙龙的话,那么张朝阳想要做的就是一个酒吧。

张朝阳

“搜狐新闻、搜狐视频是搜狐的现在,狐友是搜狐的未来。”

这一次,搜狐董事局主席张朝阳最终下定决心,将社交网络作为这一轮公司复兴的关键,但对于产品未来的走向,他告诉记者,“用户会给我们新的想法”。

6月9日,张朝阳宣布筹备近五年、上线一年的社交网络应用“狐友”正式版上线。在官方宣传中,张朝阳将担任这一应用的“产品经理”,这意味着他将深度参与产品的设计,而在现实中,他向每一个遇到的人推荐这款产品,并要求对方减少提问,而更多地使用和体会。

发布会后,张朝阳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历史上我们做了很多社交产品,早期主要是跟风,后来也有一些创新,但我们是从功能考虑,而不是打造社区,这里面就有很多陷阱”。在3.0版本将产品正式化,张朝阳给出的原因是时机,但对于时机是什么,张朝阳将之概括为在设计、功能、理念以及性能上的准备就绪。

今年1月15日,抖音、锤子科技和原快播创始人王欣的新公司同步推出多闪、聊天宝和马桶MT三款产品,从视频社交、社交赚钱、匿名社交等不同维度向微信“宣战”。然而,五个月过后上述三款产品似乎毫无波澜。

而在社交领域不断错过风口的搜狐,真的准备就绪了吗?4月29日搜狐发布的一季报业绩略显疲态,此时杀入社交领域的狐友,能够在微信和微博的夹缝中生存吗?

张朝阳:“微信和微博之间能挤出新的产品”

这是一场赌博。面对MAU(月活跃用户数)近11亿的微信和近5亿的微博,张朝阳相信,微博和微信之间仍能挤出新的产品。如果说微博是一个言论广场,微信是一个私密沙龙的话,那么张朝阳想要做的就是一个酒吧。

张朝阳说,进入酒吧的人各种各样,用户可以自然地相互认识,而不是由机器推荐。同时,用户可以决定关注谁和不关注谁,在时间轴内容上得到尊重,而不是由企业插入信息。但是,如何建立用户的“从0到1”?他说:“(这)有点像制造原子弹,如果产生裂变,不用打广告,直接就爆炸了。”

面对“狐友如何定位”的提问,张朝阳回答称,是熟人社交。

但他随后表示,希望用户通过互动,从陌生人变为熟人。他还说,自己很早就知道互联网应该是多对多的关系,其被逼无奈才做门户这种一对多的关系。

然而,在总市值达2.9万亿元人民币的社交帝国腾讯面前,任何一个想要在中国市场挖出一块蛋糕碎渣的公司,都要衡量其自身的差异价值几何。截至记者发稿时,借助言论广场的定位,微博市值为661亿元人民币,而陌生人交友玩家陌陌的市值为439亿元人民币,两者各为腾讯市值的2.2%和1.5%。从产品形态来看,这两类产品与腾讯QQ和微信有着极为本质的差别。

就腾讯自身而言,也在过去数年完成了对社交产品形态的覆盖。2014年,腾讯发布了社交产品“兴趣部落”,这是其最后一次发布新形态的社交产品。一位腾讯即时通讯部门的工作人员曾告诉记者,这补齐了腾讯在社交上的缺口,即一个类似“百度贴吧”的业务模块。目前来看,腾讯的QQ和微信承担了一对一的通信,群则是一对多,QQ空间则是SNS类型,而腾讯此前一直缺少类似贴吧这类的讨论社区。

与腾讯不同,其他互联网厂商大多选择其中一种形态或几种形态的产品。2009年微博脱胎于博客。而2011年,陌陌则通过基于地理位置的方式,建立了新的陌生人交友平台,并且提供了视频、文字、语音和图片等形式的展示功能。2018年2月,陌陌收购另一家陌生人交友平台探探,后者提供了左右滑动选择好友的玩法。

从“狐友”的产品形态来看,正如张朝阳给予的定位,功能上以用户动态为主,可以与互相关注的好友通过“私信”的方式完成通信。在这个产品中,相册和互相关注被格外重视,在用户界面上有独立的区域。张朝阳告诉记者,与其他产品不同的是,狐友不讲推荐逻辑,并且严格按照用户的时间线,不做多余的动作,而且不参与话题炒作。

在针对安全上,张朝阳强调了狐友不支持用户下载照片,并且上传者本人也不得下载。他说,“这是为了用户想要看到内容时就会上狐友”。除了称狐友介于微信和微博外,在安全方面,他认为狐友介于微信熟人和陌陌陌生人之间,因为其给予了用户隐私保护的能力,比如不互相关注的话,每个月只能发10条私信。

对此,见实科技CEO徐志斌告诉记者,从狐友现有版本体验看,可能会偏向市场机会中的兴趣社交。只是,新版功能还比较简单,没有特别明显的产品模块出来,很难看到非常明确的发展线路,用户快速新增诉求的压力会比较大。

一位互联网公司的产品经理告诉记者,作为产品经理,应该更加关注驱动力、曝光形式、关系关键点、互动形式,但这些在张朝阳对产品的定位回答中并没有看到。

为何此时再入社交?张朝阳:“社交网络是指数增长的业务”

从2000年9月收购校友录ChinaRen开始,张朝阳就一直在做年轻人所使用的社交平台。搜狐发布过包括搜狐博客和搜狐微博等广义社交平台,也在2009年推出了SNS(社交网络)形态的“白社会”产品。除此以外,应用商店还能查询到诸多搜狐此前从未公开发布过的产品。

记者查询应用商店发现,大多数产品的版本历史记录显示,其大多从四五年前开始停止更新。这些产品包括相册、社区、图片笔记等。由于搜狐长期未对其进行迭代,苹果甚至提醒下载用户称,这些产品需要开发者更新,才能使得其在最新版本操作系统下运行。

在5年前停止更新的搜狐微博应用下,一位网友评论称,“作为一个负责任的企业,无论如何在关闭之前至少应该发个安民告示,决不能像现在这样不管不顾、不理不睬”。该产品在满分5分的情况下为1.5分。有多位用户表示,其希望可以对内容进行备份。

张朝阳告诉记者,狐友是一个全新的应用,并没有对搜狐以往的社交产品做内容和社交关系链的继承。在他的描述中,“狐友”的想法诞生于2015年,最早是搜狐新闻客户端中的“我的”,是一个“工具箱”的功能,帮助用户进行各种设置。但随后其发现用户打开新闻客户端缺少社交意图,所以2016年时将“我的”变为“狐友”,并在2017年将其独立运营。

不仅如此,2018年,搜狐将“狐友”重新编程,并进行了大量的测试。如此赶工的原因是,张朝阳不想错过下一次飞跃。在他看来,BBS到博客过程中,“人”的出现是第一次飞跃,而博客到Facebook和推特产生了“关注”的概念是第二次飞跃。但对于搜狐下一步要做的,他认为有100多个理由,但以商业机密为由,拒绝对外披露。

张朝阳曾将整个互联网产业分为两个半球,分别是内容分发和电子商务。无论做搜索引擎,还是分类导航,或者门户,都是让人找到资讯的方式,但社交网络将增加文字、图片和视频的机会,还将提高分发效率。“这方面(搜狐)屡战屡败,是我以前对产品的介入不够深入。”张朝阳告诉记者。

从目前来看,狐友主要追求简洁,因为搜狐在历史上堆砌功能的尝试失败了,这是一种产品经理认为用户需要的逻辑,而这些功能中的任何一个都是对用户的干扰。张朝阳和他的团队观察了多个社交产品,也潜心研究了几轮。

眼下,似乎并不是进入社交网络的好时机,原快播王欣、字节跳动张一鸣和原锤子科技罗永浩,三位创始人相继折戟社交产品。2019年2月,QuestMobile发布的针对社交的报告显示,移动社交使用时长虽然占比仍然最高,但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至32.8%。

对于为何此时切入社交网络,张朝阳认为,新闻资讯是线性增长,但社交网络是会指数增长,而“做好社交网络就是做好互联网”。早在2016年,他就曾提出,三年内要让搜狐重回互联网中心。但是,他也承认,很多公司都倒下去了,搜狐这一次投入非常谨慎。

投入成谜 暂无KPI硬考核

在正式版上线前,狐友一直作为搜狐国民校草、校花大赛的冠名方存在。这项赛事是张朝阳回归公司日常管理后,为了节省采买影视作品的高成本而推出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通过自己的选秀和签约,降低自制剧的成本,而自制剧本身可以替代采买影视作品的高成本。

2019年4月,2019年狐友国民校草大赛第一场海选在搜狐总部举行。十几个大学生分为一组,共有十多组近300人参赛。在接受评委评判前,张朝阳问了每一个人一个共同的问题,就是他们使用狐友的感受。这道题目的答案与个人素质能力和是否签约其他公司都成为了校草候选人进入下一轮的关键。

一位参赛选手告诉记者,在这之前,他并不了解狐友,而为了参赛,他密集地发布消息,打上关键词,并且@其他参赛者和主办方的工作人员,以此获得转发和曝光的机会。在问答环节,他并没有做出精彩的回答,最终止步第一轮。赛后,他告诉记者,他将狐友上认识的朋友加到了微信,而狐友定格在了他比赛当天所拍摄的一张照片。

一位北京市财经院校的学生告诉记者,他并没听说过狐友,日常生活中基本使用的软件包括微信、微博和豆瓣。一位2019年毕业的大学生告诉记者,他甚至没有听说过狐友,也不见身边有人使用。

这并没有影响搜狐在校园推广上投入大量资源,因为学生群体被视为狐友重要的种子用户来源之一。校草大赛期间,搜狐还在网络上公布了一个关于社交产品中心市场商务经理的职位,月薪最高达2万。这个岗位的第一个职责就是负责搜狐社交类应用的校园活动策划、商务合作、拉新和日活KPI达成。

不过,在接受采访时,张朝阳否认了KPI的存在。张朝阳称,以往做社交应用的陷阱之一,就是为了追求KPI,留不住用户。不仅如此,在官方提供的采访记录中,KPI的字眼并未出现。

对于狐友投入多少真金白银,搜狐官方和张朝阳并未对外公布。但是,北京时间4月30日美股收盘时,搜狐股价已飙升至18.48美元,涨幅超过20%。背后的原因之一是,其子公司畅游宣布一次性派息,而这将一次性增加搜狐3.37亿美元的收入,并且搜狐决定不向股东分配任何股息。

摩根士丹利分析师AlexYoon表示,派息是弥补搜狐亏损的运作,因为搜狐拥有畅游68%的股权。当天,搜狐发布的2019年第一季度业绩显示,其总营收仍不断下降,该季度同比下降5%,环比下降11%。2018年下半年开始,搜狐出现新一轮负增长,甚至导致其2018年总营收与2017年几乎持平,并且净亏损达2.37亿美元。

在财报发布后的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张朝阳回应上述一次性派息所得的去向。他称,整个集团还是亏损和烧钱的状态,需要在搜狐新闻、渠道、产品和技术开发方面进行投资,当然还有视频业务,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

虽然没有提及狐友,但一位搜狐内部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狐友团队目前仍然挂靠在搜狐子公司搜狐媒体的社交产品中心。

用户数之困 狐友是平等的不加V认证

然而,狐友的困境之一,就是对产品本身的策略也在摇摆不定,即使张朝阳也没有肯定的答案。

在接受采访时,张朝阳斩钉截铁地表示,与微博大V不同,其将不会对用户做出认证,因为“狐友是平等的”。他将用户互相关注数增加到一定程度后的产品体验,称之为“美妙之处”。但记者浏览产品发现,“搜狐视频”账号已初现蓝底白字的“V”字记号,而其备注为“狐友官方认证机构”,在搜索用户的界面,软件推荐的用户即为相关领域的意见领袖。

与此同时,张朝阳否认打出其常用的明星牌策略。上述发布会上,女明星柳岩到场,张朝阳解释称其获邀参加的原因是,其为狐友的真正用户。但记者对比发现,柳岩在微博上发布的内容比狐友更加丰富,且狐友上部分内容发布的时间滞后。

事实上,在用户注册环节,狐友也为明星入驻留下了空间,张朝阳承认普通用户无法选择明星名字作为其ID。

多对多的社交网络一直是张朝阳的梦想,但眼下来看,狐友更加符合张朝阳对搜狐集团整体节省成本战略的延续。他表示,搜狐在广告、游戏等各个方面的商业模式都很清晰,现在需要能够有黏性的平台,把用户聚集到这里。但重金投入内容或者从渠道获取都不能走向盈利,而最省钱的模式就是“创造一种重要的需求,人们每天都到这儿来”。

不只是狐友,搜狐还将整合视频内容。张朝阳表示,下个月将发布搜狐视频的版本更新,将引入直播技术的同时,为搜狐视频提供UGC(用户贡献内容)打下基础。在这之前,搜狐通过自制剧取代采购,期望降低成本,扭转亏损。

对于狐友目前的用户数,张朝阳并没有正面回答,而是告诉记者,几乎每一个注册狐友的用户都会关注他。记者浏览了张朝阳的狐友,截至发稿时,其界面显示粉丝数为252.6万。对于用户来源,张朝阳称是学生代表的年轻人和搜狐博客等早年产品的用户回归。

2019年一季度,搜狐在线广告收入整体与2018年持平,但品牌广告收入受到门户和视频业务的影响,同比下降24%;游戏业务由于《天龙八部》手游等老游戏的自然衰减,以及未见有新作品获得版号,其游戏业务收入同比下降6%。

   原标题:张朝阳设想"狐友"是酒吧 涉足社交能否让搜狐复兴 投入成谜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xcctv.cn 项城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项城网(www.xcct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25786号-39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