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霸王游戏机坠落始末:错失时机 一场不如意的“如意”梦

发布时间:2019-08-06 11:17:35
编辑:
来源:界面新闻
字体:

8月3日,吴松还是出现在了上海ChinaJoy的现场。

一年前的同一天,是他作为小霸王上海分公司CEO的高光之日。去年此时,吴松正站在ChinaJoy的舞台上,宣布用一款4999元的“新游戏电脑”,要再次让小霸王回归舞台中心。

而现在,他的身份与周边彼此穿身而过的参会者并没有太多不同。

一年前的发布如一场未散尽的梦,历经周折,小霸王上海分公司已宣布解散,吴松也不再是参与者。

作为兜转许久的游戏人,吴松把云游戏作为新的方向,又奔波在数个会场。

晚上8点,他发了一条朋友圈,"今年圆月时,月与灯依旧。不见去年人,泪湿春衫袖。”值此,你才能依稀捕捉到他对往事的部分情绪。

“还是满感慨的。”吴松说。

并不如意

很长一段时间里,吴松不敢打开微博。

“一上微博,就有人在下面问,到底怎么回事,你们还发不发(游戏机)了。”他说。

今年春天,吴松和界面新闻记者吃了一顿午餐。相比一年前,他蓄了胡子,神态更显疲惫。“我现在在行业内就跑会刷个脸,但圈里人都知道怎么回事,很坦白地说,我们没钱了。”

一开始,吴松仍怀抱雄心。他认为自己曾在英伟达、百家合(微软与东方明珠合资公司,负责微软平台国内游戏发行)、斧子科技任职,中国几乎没有比他更完整地经历过中国游戏机行业的变迁。

之后加入小霸王上海分公司担任CEO,他本以为自己能联手小霸王完成中国自己的游戏主机梦。

小霸王曾是国民最为熟知的品牌之一。它成立于1987年,主营业务为教育、娱乐硬件的研发和销售。

上世纪90年代初,电脑刚在国内兴起,在这段从电视到电脑的过渡期,小霸王学习机于1993年横空出世。不少80后的童年记忆里都少不了小霸王学习机这个名字,说是说学习机,但其实孩子们最爱的还是用它插上卡带来玩各种游戏。

做“学习机”的小霸王就这样走上了游戏之路。1994年,第二代小霸王学习机出厂,由成龙担任代言人,小霸王狂潮席卷中国。在任天堂红白机的中国仿制者身上:魂斗罗、超级玛丽、坦克大战、沙罗曼蛇、大力水手、忍者神龟、三国志,诸多经典,成为一代中国人共同的童年回忆。

但之后,小霸王却在游戏主机市场缺位了。聚光灯依然属于任天堂、索尼、微软。

直到2018年初,小霸王造游戏主机的计划因一起公告意外进入公众视野。同年8月,吴松在ChinaJoy公布了这款售价4999元的“新游戏电脑”。

但距离去年ChinaJoy仅仅一年时间,这台游戏机未曾发售就生死未卜。多位知情人士向界面新闻透露,5月13日,直接负责小霸王游戏机项目的小霸王上海分公司已经遣散。至今,该公司又陷入欠薪风波。

在等待游戏机上市无望的日子里,员工接连离开,不愿空耗时间。实际操盘游戏机项目的小霸王上海分公司(下称小霸王),从最高峰期的80人,解散前只有不到40人。在离开的员工看来,这一切看起来又成为一次昂贵的试错。一批游戏人激情而来、唏嘘离开。

小霸王母公司益华集团的前期投入,成为昂贵的沉没成本,并拖累公司财报。而为游戏机耗巨资研发专用芯片的AMD,没有收到芯片研发尾款,内部人事受到影响。

所有人看起来都是受害者。

这家位于上海、最早名为“如意”的创业公司,在冠以小霸王的名字、并造出游戏机后,一切并不如意。

“一直有人说,‘哎呀,你看那个吴松又出来做游戏机了,是不是骗投资人钱啊’。我很想说,‘我不是’。” 吴松告诉界面新闻。

重启小霸王

小霸王游戏机得以重新启动,部分原因在于一颗AMD芯片。

时间回拨到三年前,王峰的斧子科技刚刚结束了战斧游戏机发布,这款游戏机采用定制版安卓系统,造型颇似PS4。吴松在斧子科技曾担任首席战略官,主要负责内容规划,主导游戏引进工作。

不过,战斧最终失败了,这款游戏机经历了很多挫折,比如在供应链上。

游戏媒体触乐曾报道,为战斧游戏机提供Tegra处理器芯片的英伟达,就因同业竞争问题(英伟达旗下也有一款安卓游戏机),一度威胁对斧子芯片“断供”。又比如技术问题,有斧子前员工告诉界面新闻,“由于游戏移植技术简陋、SDK开发缓慢、芯片性能不足等问题,在斧子上跑的很多游戏效果极差,最后只能用手游充数。”

作为内容规划师,吴松是较早意识到斧子失败并主动离开的人。他认为斧子在技术、进展方面存在诸多限制,他也不愿意在一件已经看不到结果的事情上继续耗下去。

《2018年中国游戏产业报告》中的数据显示,中国游戏市场全年实际销售收入2144.4亿元,占全球游戏市场比例约为23.6%,其中,游戏主机在中国市场的销售占比不足1%——在中国做游戏机,你得接受1%这个事实。

一个“国产游戏机”运动的高潮很快就此落幕,但曾经的参与者又拿到一次机会,这个机会最早是AMD给的。

那时AMD的日子并不好过,他们主推的APU芯片,架构上融合了CPU和GPU,但不被市场接受。英伟达如日中天,GPU有着更好的性能,英特尔在CPU的垄断地位看起来无可撼动——只有在游戏机市场,AMD获得了完全胜利:APU在能耗、性能优化上领先对手一筹,受到游戏机厂商青睐。有一段时间,索尼、微软、任天堂三家公司市面上的游戏机都使用了AMD方案。

无论是吴松、还是小霸王员工,在提到小霸王项目的缘起时,都提到AMD的主要推动作用。

中国游戏机解禁后,AMD看到了国内市场的潜力,他们想从索尼微软背后走到前台,后来便找到了吴松。

当时吴松仍有犹豫,他手上已经有“很多很好的offer”。周边的朋友得知消息后也一再劝说,为什么要再次踏入游戏主机这个坑?但吴松觉得自己还有热情,理应让这个机会成为现实。

再后来,他遇到益华集团董事长陈健仁。

益华集团旗下主要业务益华百货,是广东省第六大综合零售商。同时,益华集团也是小霸王品牌目前的持有者。

2016年3月份,吴松带着和AMD谈好的合作计划来到中山,联系到陈健仁,两个人聊了不少。“他听到了这个项目,就毅然决然地,希望让小霸王这个品牌再度回归。”吴松说,“他对这个品牌是有感情的。”

这种一拍即合,是否含有太多冲动的成分?很难说,内部员工猜测,在目睹段永平出走小霸王,接连打造出步步高、OPPO乃至vivo,创造更大的成功后,再回顾小霸王现状,这很难让陈健仁保持冷静。

吴松先找来了斧子的前同事,又发挥自己在游戏行业的人脉,迅速组起了团队。公司最高峰时达到五十多人,吴松觉得自己的事业逐渐有了雏形。

艰难起步

AMD拿出了芯片,这颗芯片的代号非常中国化,就叫“凤凰(Fenghuang)”,它是一颗仅有的为中国公司产品定制的APU游戏芯片。

益华2018年中期报告显示,截至2018年6月30日,其游戏机项目相关款项支出共计1.62亿人民币,这几乎是中国公司向游戏机投入的最大规模资金。

不过,这对于开发一款全新的游戏机来说足够吗?

在推销初代游戏机Xbox时,微软就以每年10亿美元的代价让更多的消费者接纳这一主机市场的新品。当Xbox在美国上市,同时期的PS2全球的销量已经突破了2000万台,但比尔盖茨仍坚持推出下一代Xbox——每年10亿美元的投入,Xbox也才勉强挤出一块市场。

另一个可以反映游戏主机巨额开发投入的例子是,在最新财报会议中,索尼承诺将2018年的营业收入与2019年的当前业绩展望之间的差额(约311亿日元,合19.3亿人民币),用于开发下一代游戏主机。

上面的两个例子可以说明一个问题:一款主机及其生态的培养所要耗费的资金的数量级和耐心,可能都是益华未曾想到过的。

吴松当时觉得,这已经是国内他能找到的最好的游戏机开发团队,如果绕开以前那些坑,离成功的可能性还要更近一些。不管怎么说,在当时的中国市场环境下,对于开发一台主机和构建一套围绕这台主机的生态系统而言,这已经是“最有可能成功”的阵容了——斧子科技的那些最早成员们,也是这样觉得。

但小霸王的员工发现实际并非如此。“作为创业公司,尤其是游戏主机、硬件的初创公司,招人是非常非常难的。”小霸王员工陈大发感慨。

小霸王没有具有号召力的领军人物,很难吸引到人才。陈大发说,当他对外讲起小霸王,对方第一反应通常是,“小霸王还没死?”

不仅如此,在资金紧张的情况下,连招到足够多的人,都成为了小霸王无法解决的问题。

对于一家创业公司来说,从头开发系统的难度极大。和战斧游戏机内置安卓系统不同,小霸王选择了微软的Windows IoT(物联网版操作系统),进行定制化开发。在陈大发看来,至少斧子有大把的安卓开发人员可以招,但相比较下来,Windows开发工程师就太少了,尤其是内核级的开发人员,可以说是凤毛麟角。

人手不足的问题始终贯穿着主机开发团队。“我丝毫不怀疑小米的MIUI、甚至老罗的锤子有上百号人在开发,你要想想,这可只是一个定制系统的UI界面啊。” 陈大发说。“而开发主机系统,还牵涉到大量底层构架的重写,更不用说和每个硬件的驱动匹配了。”

负责小霸王软件系统有多少人?答案是20多个。除了AMD要负责系统和芯片的调试以外,这20人需要包办后台设计、游戏商店、SDK(软件开发工具包)的开发等等。庞大的工作量,让最终开发团队面对最初的产品规划,只能不断做减法。

这可能是最初计划的游戏机转变成一台“游戏电脑”的最重要原因。“实际上,AMD对小霸王这么做还是有些不高兴的,因为这就和其他电脑定位重叠了。”陈大发说。

此外,在几乎空白的国内市场,对于所谓的“丰富的游戏主机开发经验”,吴松可能也高看了自己和团队。

一个例子是,在开发手柄时,小霸王曾期望尝试较大差异化,脱离主流微软Xbox手柄的外观设计范畴。但事实上,小霸王开发过多套模具,最终还有部分原型在定型阶段均被放弃,浪费许多成本。

“最后就是让游戏机点亮(电脑维修习惯用语,意为电脑能开机),我觉得就已经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了。”陈大发说。

摆脱山寨

“小霸王”这个品牌的历史遗留问题,也曾让其内容团队非常痛苦。

“我们的英文名是‘Subor’,当我和老外解释什么是Subor的时候,他们弄不明白。最后我们干脆说自己就是中国的雅达利,外国人就都懂了。” 陈大发说。

可是回过头,外国人上网一查,反应大都是“这不就是红白机在中国的盗版山寨?”

雅达利和红白机两款分别在国外掀起社会风潮的经典游戏机,就这样奇妙地在小霸王身上混淆于一身,成为小霸王在海外最初的印象剪影。

这种情况并非意料之外,国内对于小霸王品牌印象,也与其过往的山寨形象难以切割。最早创建小霸王上海时,对于如何利用小霸王品牌,吴松团队也顾虑重重。

起初,吴松曾计划为游戏机和公司起名叫“如意(Ruyi)”——这个名字体现在公司内部邮箱的域名上,一些员工仍用这个名字来指代公司。

界面新闻记者在“天眼查”中查询发现,名为“广东小霸王如意文化科技有限公司”的公司正就多个商标进行申请,包括“RUYI如意”以及对应图形LOGO,申请时间为2018年1月12日。

但这场更名行动并不顺利,由于“如意”商标申请未获监管部门通过,小霸王不得不弃用该名称。

吴松的压力很大。作为CEO,他发挥自己人脉优势抓游戏内容,他需要软磨硬泡在全世界找一些愿意给小霸王移植的主机和PC游戏。

商业社会总有自己的规则。合作方并不在乎小霸王的雄心如何,他们首先会问的问题是,“你能给我什么?”然后吴松发现,自己能给到的东西实际上并不多。

2018年4月4日,一篇突然出现于小霸王官网的公告,让在游戏机市场沉寂多年的小霸王再度进入人们视野(此公告曾由界面新闻率先披露)。在这篇署名为“小霸王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的公告中,小霸王宣称正式重新回归游戏机市场,大力开发更加重视玩家体验的游戏主机与游戏平台,并将充分尊重知识产权尤其是游戏版权作为自己的企业战略。

这是一份诡异的公告,它并未刻意公开。甚至对于当事人而言,公告被媒体迅速发现并报道,有些出乎预料——多位小霸王员工一直到看了新闻,才知道公告的存在。

为什么小霸王要发表公告,是给谁看的?

“其实是给日本人看的。”小霸王内部知情人士称。一篇已被删除的小霸王兄弟公司微信公告曾提到,日本游戏公司的万代南梦宫、光荣将会为小霸王提供游戏。

小霸王在海外签约游戏时,就有日本开发商基于历史原因表示不信任,“日本人在淘宝上一搜‘小霸王’,全部都是山寨的小霸王游戏机,他们该怎么相信你?”他说,“他们要小霸王把山寨机全部下架。”

日本人要求小霸王给出一个更诚恳的姿态,与过去进行切割,让他们放心。

   原标题:小霸王游戏机坠落始末:错失时机 一场不如意的“如意”梦

>更多相关文章
    无相关信息
www.xcctv.cn 项城网 - 关于我们 - 联系方式 - 版权声明 - 招聘信息 - 友链交换 - 网站统计
Copyright© 2014-2017 项城网(www.xcct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粤ICP备18025786号-39 未经过本站允许,请勿将本站内容传播或复制.